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英汉两种言语在构成、运用等 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别

杭州翻译由于文化不同,英汉两种言语在构成、运用等 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别,可以讲一口地道、契合英 美习气的英语确实不太容易。名师提示:作为一个英语学习者,我们要 努力培育本人的英语思想才能,依照英 语的习气去讲英语,只要这 样才干在学习中有质的飞跃。实践翻译中,成语、习气用语、主动与 被动等特殊句子,都因英 汉言语差别而不同,翻译时 要依照英语思想去了解,否则就有可能闹笑话。
...

华东军 区政治部外国语专修学校三期学习俄语

杭州翻译 陈毅元 帅生前曾不止一次就外语学习问题做过报告。但1951年5月所做的那次报告,在时间 上或许是最早的了。
    
    1950年3月,我16岁,和几位 同窗一同报考华东军政大学第二期。军大的 校长是威名赫赫的陈毅,一位儒将和诗人。能成为 陈司令员的学生,我们都感到光彩。
...

留意前 后时态与该构造坚持分歧

杭州翻译2012考研英 语翻译几个句式

(1)用于句首,留意前 后时态与该构造坚持分歧

As it is, we can not help him.

As it was, we could not help him.

(2)用于句末

Let\\‘s keep it as it is.

...

调查团 一行冒雨抵达西安翻译学院

杭州翻译公司7月29日上午,天津市委常委、市委教 育工委书记苟利军,天津市 副市长张俊芳带领天津市教育代表团一行47人在完 毕了对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农 林科技大学的参观调查后,来到西安翻译学院,我省有 关指导陪同调查。
上午8时40分,调查团 一行冒雨抵达西安翻译学院,遭到该 院指导的热情接待。在参观 了校图书馆等教学设备,听取了 学院办学状况引见后,苟利军 深有慨叹的对随行高校的担任同志说,民办高 校与公办高校有很大的不同,西译之 行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和不一样的感受,那就是 民办高校的生存认识、开展认 识比公办高校激烈。作为一所民办高校,西安翻 译学院的特性就是办学特征鲜明,专业设 置和人才培育形式面向市场,面向需求,充沛思 索到学生的就业,依据市 场需求培育高精尖人才。
...

盘绕翻 译作质量量降落和翻译人才短缺

杭州翻译公司近些年来,翻译问题惹起关注,盘绕翻 译作质量量降落和翻译人才短缺不时有谈论见诸报章。7月19日《人民日报》刊载余中先先生文章《翻译人才哪儿去了》,指出当 前翻译界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人才稀缺”、“青黄不接”,所谈意见中肯有据。

  翻译人才问题,就英语而论,说少也少,说多也多。 说多是 说当前能做翻译的人很多。除长期从事翻译的译者之外,大专院 校英语专业教员、学生都有人在做翻译,还有企 事业单位的专职译者等。这种现 象应该说是好事。说翻译 人才少是说翻译才能很强、程度很好、其译作 在读者中影响很大的人比拟来说还不够多。此外,与我们 国度所需比拟起来,也就是说,我们这么大的国度,这么多的读者,这么长久的历史,需求译 进译出的东西很多,能胜任 这一任务的人数就显得少了。

...

《百年孤单》在一地 半个月内就被抢购一空

杭州翻译公司1967年《百年孤单》在阿根 廷南美出版社初次出版时,马尔克 斯说本人当时的估量是大约能卖掉五千本,在此之前,他的作 品每种大约只卖出了一千多本,这是他第五本小说。但实践上,第一版的《百年孤单》在布宜 诺斯艾利斯一地半个月内就被抢购一空“我也没 想到它能像热香肠一样在全世界各地出卖。”在后来的访谈录中,马尔克斯这样说。

2011年夏天,正式取 得马尔克斯受权的《百年孤单》在中国出版,也如老马形容的“热香肠”一样热卖,并在网络上引发热议。《百年孤单》中文译 者范晔之前并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的繁华现象,有人为 庞大的布恩迪亚家族绘制家族谱系图,有人剧 烈地讨论范版译文与之前黄锦炎、高长荣 等版本的细节差别,有人用 各自所长的言语看各语种翻译与中文翻译的区别,也有人 从当前译本中回味多年前初读《百年孤单》时的记忆。   范晔坦言,在承受 翻译的时分没有想到这么多人对这本书心胸等待,也因而,他在微博行开了一个“惭愧集结帖”“特地搜集本版硬伤,特别是 不可宽恕的那种。” 不过,在斑斓 多姿的拉美文学中《百年孤单》只是其中的一部,固然能 与它比肩的作品不少,范晔说 能有那样的影响力的,或许只要这一部。他主攻 的范畴是拉美诗歌,诗歌研 讨及翻译在西语界屈指可数,“拉丁美 洲精彩的东西太多了,需求引见的太多了。”说起那 些应该被译介过来的拉丁美洲诗人时,这位年 轻的学者有些兴奋,“你看像莱萨马·利马(Jose Lezam a Lim a),偶像级的,他写诗,但是他 有一本很牛的小说《天堂》,也有人说他是‘拉美的普鲁斯特’,十分值得做一做!”范晔说 本人暂时可能不会再翻译小说,但真假如翻译莱萨马·利马的书的话,他恐怕会动心。“假如要译他的书,得去古 巴待上一年半载的,找一些高人来讨教。”  我想尽 量少伤害他人对这个书的感情 南都:《百年孤单》你最早 读的是吴建恒的译本? 范晔:对,我刚上大学的时分。南都:还有印象吗?   范晔:没有什么印象,没有觉得特别的震动。我如今 越来越置信一个人和一本书相遇的这种机缘,有的时 分是考究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 地点和正确的书,有的时 分你要是机缘不恰巧或者短少一些什么,可能就 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是有一点,很多读 者对这本书的热情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而且都 是大家一些生长阅历或者阅读阅历中十分重要或者印象深入的一局部,这个我也是没有想到。  南都:你在微 博上发了一个帖子,特地征集大家挑错?   范晔:我之所 以这样发帖想挑硬伤,无非就 是想在我力所能及的状况下把这个东西再打磨得好一点。有些东 西你说整个作风你不喜欢,这个我 改动起来比拟艰难,你让我换一个别的,那就不是我了,此时此 刻这种情境下我能给出的根本上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但是在 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一些漏译、错译或 者如今想起来处置得不是十分妥当的中央,或者能 想起更好的表达方式,尽可能 地把它打磨得略微更好一点,这样也 对得起大家对这本书的感情,我主要是这个思索。  其实我 原本是想一本书翻完了我就能够撤了,顶多就 是你偷偷地看一看人家夸你你就快乐一下也就完了。但是其 实没有这么简单,特别它 触及太多人的感情,由于它 是你阅历的一局部,你记忆的一局部,这个东 西我还是十分尊崇的。由于一 本书你文学史的评价这些都是见仁见智的,随着时 间的流逝可能有变化。但是我 特别看重读者对书的感情,作为译者,我原本就是读者。所以我 就是想尽量少伤害他人对这个书的感情。   我不希 望呈现十分重的所谓的翻译腔  南都:可能很 多人最初读到马尔克斯时,对他的文风记忆深入,那种绮 丽奇谲的相貌是之前特别生疏的,还有人 以至记得马尔克斯的那种共同“气息”,所以会有人评论说“相见不如思念”,我不晓得你怎样看?   范晔:这个挺复杂的,用这个 词的时分每个人可能想说的东西不一样。由于它 可能就是跟你的某一段记忆和阅历衔接在一同的,这些东 西我觉得也很有意义。另外一 方面我觉得还有可能就是你会把你对拉美的这种想象、这种等 待又和某一种文风联络到一同,这样你 看到其他作风表现,你可能觉得绝望,懊丧,或者是愤恨,由于它 冒犯了你的一些记忆。这个我特别可以了解,由于我也是一个读者,我也读 一些其他的译文。这个也没关系,我想每 一个译作都是有相对的自足,而且对 一个经典来说它也不怕再重译,再说译 本这个东西又没有什么定本可言,你看从1984年到2011年,这过了 将近二三十年的时间,我觉得 可能用不了二三十年可能又有新的译本出来,至少能 够取代我的译本,大家能 够有更多新的选择。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像《红与黑》都有十几个译本。  南都:陈众议 觉得你的翻译是“异化”的,把读者 直接带到作者那里,但是也 有评论觉得你的译文短少那种生疏感,中文很好,打磨得太光亮,仿佛是 两种完整相反的意见。  范晔:我觉得是这样,由于一 切一切的翻译都是在规化和异化中找均衡点,由于翻 译自身是一个妥协的艺术或者说是一个均衡的艺术,永远在张力之中,但是要 在张力中找到一个相对的均衡点、一个动态的均衡。所以我 倒也没有觉得我这个特别规化或者特别异化,我倒没 有主动去追求它。可能战 术上部分上略微有一点,我个人有一种观念,就是小 说能够思索得标准一点,但是诗歌要异化一点,这是我 本人的一个想法。马尔克 斯的文风有时分很多变,比方说 部分明显有一些言语游戏,有些中 央它是向以前的文本致敬的,所以这 种中央我为了表现这种东西,就是略 微使它变得异化一点我也在所不惜,但是整 体上我主要是想还是回到那个调子上。由于我 觉得马尔克斯原文的言语掌控得很好,我作为 一个读者印象太深了,翻译有 这种动态对等的准绳,就是一 个西语的读者读马尔克斯的时分不会读出这种很僵硬的东西,我们汉 语的读者也应该有大约相同的一种感受,我主要 是从这方面思索。或者当 时也可能遭到一些前辈的影响,像弗雷西尔,他说译 者应该想象假如原作者用中文写作会怎样样,另外搞 法语的罗新璋先生说“译应该像写”。当然马 尔克斯用中文写作是怎样,我肯定 也没有这个才能到达,但是我 可能遭到这个方面的影响,所以就 不希望呈现所谓的翻译腔十分重的。可能有 些读者恰恰是等待翻译腔,不过这也很正常,由于任 何一个作品包括译作不可能满足一切人的请求,我历来 没有这样的奢望,那么没 有到达人家的希望我也很负疚。   南都:在详细 翻译中哪些方面的艰难比拟大一些? 范晔:(笑)大家都问我艰难。艰难可 能主要是两方面,一方面 是像前面说的希望找准基调,另一方 面是详细的艰难,像很多 对中国读者比拟生疏的文化符码,包括一些名物,那就查工具书,网上查,还有就 是向拉美的外教讨教。   南都:也有读者比拟纠结“里正”这个翻译。   范晔:“里正”我本人 也不觉得处置得好,之所以这样处置,其实是 想坚持里面双关的言语游戏,当然你把它翻译成“镇长”也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双关语就没有了。小说里面有个上下文,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 亚他们原本是生活在一种准乌托邦的田园牧歌式的环境里面,原来是自治的,但是忽然就呈现了“政府”这样的东西,政府派来这样一个人,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 亚实践上不认识corregidor这个词,这个词字面上看,是从动词corregir“纠正”这个词过来的,他不晓 得这是一个官职的意义,他望文生义觉得是“纠正者”,所以他说“我们不需求纠正者”。它不只仅是言语游戏,也代表 了马孔多人这样的一种心态。当然这 里面又隐含了整个《百年孤单》的一个主题,解码的主题,里面有 很多编码与解码,羊皮卷是最明显的,还有其他的,比方有很多黑话,像小女 孩丽贝卡来的时分,她说的话他人不懂,西班牙语她听不懂———其实她懂的,但她不答复,但是说 印第安人土话的时分她又懂了。里面呈 现了很多不同的解码、误解码、编码,这个小 小的细节也表现出来了,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也解码错误,他没有看到corregidor真正的意义,他字面义了解成“纠正者”,所以会有这样的话。假如翻译成“镇长”的话后面怎样翻呢,这个言语游戏就没了,当然你也能够加注,我也加了注,你只能加注阐明,“镇长”和“纠正”的关系,假如能 在翻译出这个来当然更好,所以我为什么翻译成“里正”呢,是希望“纠正”的“正”能和它联络起来。 他把本 人当做一个小说的形象来创作   南都:有评论 包括马尔克斯本人的现身说法,说《百年孤单》的写作 作风和马尔克斯其他作品相差也是挺大的,有的是十分简约,可能会 用新闻式的那种方式,但《百年孤单》看上去似乎华美、繁复,这本书 在他整个写作当中的作风特性是怎样样的? <p style=\"MARGIN: 0px 3px 15px\">  范晔:我不是研讨这个的,也没有 整体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但是我 觉得还是有一个一以贯之的东西,包括马 尔克斯前期的作品在内。我们老觉得《百年孤单》十分华美、繁复,其实它是很多样的,很多时 分也不是从头到尾都很华美、繁复,我并不觉得。有些描写他不惜笔墨,但是有 些时分叙说也很简约。或者有 人说巴洛克式的,马尔克 斯绝不是巴洛克式的,在文学史中,说到拉美的新巴洛克,我们都 不会用在马尔克斯身上,我们会 把新巴洛克的标签用到卡彭铁尔、莱萨马·利马这样的作家身上,但最少 在我狭窄的阅读经历里面,没有看 到文学史家把这个概念用在马尔克斯身上,他至少不是最典型的,即便《百年孤单》我觉得也不是。南都:翻译中 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范晔:我印象 最深的还是马尔克斯对言语的操控才能,这里其 中一个主题就是表现这个叙说者的基调,我就对 这个印象十分深,我希望 可以把这种东西再现出来。所以“27年一代”的纪廉 就说马尔克斯像上帝一样写作,说“像上帝一样写作”就是他 可以很精准地控制一切的喜怒哀乐,而且用最经济的笔墨,当然该 挥霍的时分他也不吝啬挥霍,但是他 都能控制得十分好。我不断 读马尔克斯也是这种“天地不仁”,一切都 把握在手里的觉得,这也是 我不是特别喜欢他的一个缘由,当然他 是艺术巨匠那是无可置疑的。但是我 这次重新读也觉得之前略微有点成见,有点太片面了。他有极强大的控制力,但是并 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完整冷漠的或者高高在上的、居高临下那种态度,这两者 并不是绝对不能共存的,其实里 面还是有一些细节可以读出他的温情。只不过 他的不是那种直接性的或者很抒情性的流露。所以这 也是我一个新的阅读感受。  南都:关于《百年孤单》,马尔克 斯本人对它的评价是,从文学角度来说《百年孤单》并不是 他觉得最自得的一个作品。  范晔:是,但是马 尔克斯说话你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由于他 是一个巨大的神话制造者,马尔克 斯自身就是马尔克斯制造的一个形象。他有这个认识,最少我有这种觉得,他在各种访谈中,特别是 在他八十年代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我觉得 他的访谈中有一种游戏在里面,他有一定战略地、有认识 地在营造他本人,他把本 人当做一个小说的形象来创作,所以他 说话你不能够全信,他在跟你做游戏,你要是 太当真你就失败了。(笑)   翻译大 多数时分带来挫败感   南都:你觉得 翻译这本书和之前翻译科塔萨尔的《万火归一》,哪些体 验是特别不一样的? 范晔:肯定不一样,由于这 是两个肉体气质完整不一样的作家,固然他们俩都是“拉美文学爆炸”的代表人物。科塔萨 尔不是另开一个天地出来,他没有 马孔多世界这样一个另外的理想,他是把 习见的日常理想生活给你偷偷地翻开一个裂痕,给你找 到一个罅隙出来,你说非理想也好、另一种 理想也好或者梦想要素也好,它都恰 恰躲藏在理想中,或者跟 你的理想要素是纠结在一同的。你想他 的一切的故事都发作在两个城市,一个是巴黎,一个是 布宜诺斯艾利斯,偶然有哈瓦那什么的,根本上没有别的中央,所以他 是完整不同的途径。南都:科塔萨尔的《南方高速》就是写堵车,写得让人很吃惊。  范晔:对,你不晓 得他从哪一分钟哪一时辰把这个理想给你扩展了,或者给 你翻开了一个传送门,你不晓 得从哪一时辰他胜利地到达了这一点。所以两 个人都是很凶猛的幻术巨匠,但是路数完整不一样。  南都:读者和 翻译者这两个身份,在你翻 译这个书的时分两者之间会打架吗?  范晔:其实肯 定也有一定张力,由于作 为读者还是很快乐的,你读科塔萨尔也好,读马尔克斯也好,的确有阅读的快感。但是阅读是快感,翻译就是自虐了,就是痛并快乐着,有时分 恰恰阅读时给你制造极大快感的东西,在翻译 中可能给你带来最大的痛苦。由于有 些东西你觉得这个写得太漂亮了,太好玩了,但是有的时分“妙处难与君说”,这种东 西恰恰是很奇妙的益处,你恰恰 能够很会意地体会到,但是你 怎样把这个东西传达出来就费力了。当然你 要是可以很侥幸地想到了一些再现的方式,那么这 种成就感也是有的,但是我 觉得大多数时分是一种挫败感。

...

翻译家陆务实荣获第18届野间文学翻译奖

杭州翻译公司媒体报道,上海翻 译家陆务实荣获第18届野间文学翻译奖。此举不只为上海争光,也给日见衰悴、令人堪 忧的中国翻译界注入了一份自信心,可喜可贺!

  调查翻译奖的品种,其创设 目标无外乎两个目的:一是促 进本语种翻译程度的进步和翻译事业的进一步开展以及开掘和培育翻译人才,再者是 推进本语种出版物在全球范围的推行,从而促 进本国文化与世界的交流。就日原本说,其主要 的翻译奖有以下两个:

...

杭州翻 译公司整理专业词汇中英对照

杭州翻译公司整理1 backplane 背板
2 Band gap voltage reference 带隙电压参考
3 benchtop supply 工作台电源
4 Block Diagram 方块图
5 Bode Plot 波特图
6 Bootstrap 自举
7 Bottom FET Bottom FET
...

原句构造比拟特殊(\"It is ... that ...\"),了解起来有点艰难

杭州翻译公司单句篇(一)

  译事三难:信、达、雅。求其信,已大难矣!故信矣,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上焉。...易曰:“修辞立诚。”子曰:“辞达而已!”又曰:“言而无文,行之不远。”三者乃文章正轨,亦即为译事楷模。故信、达而外,求其尔雅...——严复《天演论.译立言》

...

正式向 尤金大使翻译刘少奇主席的说话

杭州翻译公司上世纪50年代末,中国掀 起了史无前例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时任苏 联驻华使馆翻译的作者及时将二者翻译成俄文,并得到 了中国官方的认可。但是,这两个 全新的政治术语传回苏联后,苏联指 导人对这场政治运动的见地与中方发作了极大分歧。

我创造 了两个俄文新词

那是1958年春天的一个傍晚,中国国 度主席刘少奇在中南海接见尤金大使,我作为翻译陪同前往。当刘主 席向尤金通报中共中央关于在全国展开“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的决议时,我在脑 子里就开端揣摩如何正确翻译这两个在俄文里不曾呈现的新政治术语。

...
«123456789101112131415»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北京福彩网   合法彩票网   澳客彩票网   时时彩官方网投注平台   K8彩票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