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   怎么回事died Wednesday at age 56. »

谓之行尸走肉耳

  课外文 言文原文及翻译


  【原文】《丰乐亭记》(欧阳修《永州八记》)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 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杭州翻译,使民知 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 夫宣上 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译文】


  我来到这里,喜欢这地方僻静,而且政事简单,又喜爱 它的风俗安宁闲适。在山谷 之间找到这泉水以后,就经常 同滁州人在这里抬头望丰山,低头听泉声;春天采摘幽香的山花,大旱天 托庇在乔木下乘凉,杭州翻译公司,妻了秋冬两季,经过风霜冰雪,山水更 加清楚地显露出明净秀美,四季的 景色没有什么不可爱的。双庆幸 这里的百姓喜欢那年景的丰收,高兴同我一起游玩,因此我 根据这里的山水,称道这 里的风俗的美好,使百姓 知道能够安享这丰收年景的欢乐的原因,是幸运 地生活在太平无事的时代啊。 宣传皇 上的恩德来和百姓共同欢乐,这是州官的事情。因此,我写下这篇文章,来给这座亭子命名。


  【原文】《孔子家语》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 子必慎其所处直焉


  【译文】


  常和品 行高尚的人在一起,就像沐 浴在种植芝兰散满香气的屋子里一样,时间长 了便闻不到香味,但本身 已经充满香气了;和品行 低劣的人在一起,就像到 了卖鲍鱼的地方,时间长 了也闻不到臭了,也是融入到环境里了;藏丹的 地方时间长了回变红,藏漆的 地方时间长了回变黑,也是环境影响使然啊!所以说 真正的君子必须谨慎的选择自己处身的环境。


  【原文】《后出师表》(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于曹呸,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讣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先主又位诏,敕后主 曰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


  【译文】


  章武三年的春天,先主(刘备)在永安病情加重,(于是)把诸葛亮召到成都,把后事嘱托给他,(刘备)对诸葛亮说:“你的才 能要十倍于曹呸,必能安定国家,最终成就大事。若嗣子 可以辅佐的话就辅佐他,如果他 不能成材的话你就自己称帝吧。”诸葛亮哭着说到:“我一定就我所能,精忠卫国,死而后已!”先主又传诏,命令后 主对待丞相就如对待父亲。


  【原文】《上与群臣论止盗》(司马光《资治通鉴》)


  上与群臣论止盗。或请(有人主张)重法以禁之。上(太宗)哂之曰:“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赋,选用廉吏,使民之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重法耶?”自是,数年之后,海内升平,路不拾遗,外户不闭,商旅野宿焉。


  【译文】


  皇上与 群臣议论怎样禁止盗贼。有人请 求使用严厉的刑法来制止。皇上微笑着说:"老百姓 之所以去做盗贼,是由于赋税太多,劳役、兵役太重,官吏们又贪得无厌,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这是切身的问题,所以也 就顾不得廉耻了。我们应当去掉奢侈,节省开支,减轻徭役,少收赋税,选拔和 任用廉洁的官吏,使老百 姓穿的吃的都有富余,那么他 们自然就不会去做盗贼了,何必要 用严厉的刑法呢!从这以后,过了几年,天下太平,没有人 把别人掉在路上的东西拾了据为己有,大门可以不关,商人和旅客可以露宿。


  【原文】《齐使问赵威后》(战国策)


  齐王使使者问赵威后。书未发,威后问使者曰:“岁亦无恙耶?民亦无恙耶?王亦无恙耶?”使者不说,曰:“臣奉使使威后,今不问王,而先问岁与民,岂先贱而后尊贵者乎?”威后曰:“不然。苟无岁,何以有民?苟无民,何以有君?故有舍本而问末者耶?”


  【译文】


  齐襄王 派遣使者问候赵威后,还没有打开书信,赵威后问使者:“今年收成还可以吧?百姓安乐吗?你们大王无恙吧?”使者有点不高兴,说:“臣奉大 王之命向太后问好,您不先 问我们大王状况却打听年成、百姓的状况,这有点先卑后尊吧?”赵威后回答说:“话不能这样说。如果没有年成,百姓凭什么繁衍生息?如果没有百姓,大王又怎能南面称尊?岂有舍本问末的道理?”


  【原文】《任末好学勤记》(自王嘉《拾遗记》)


  任末年十四,负笈从师,不惧险阻。每言: (人若不学,则何以成?) 或依林木之下,编茅为庵,削荆为笔,刻树汁为墨;夜则映星而读,暗则缚麻蒿以自照。观书有会意处,题其衣裳,以及其事。 (门徒悦其勤学,常以净衣易之。) 临终诫曰:“夫人好学,虽死犹存;不学者,虽存,谓之行尸走肉耳。”


  【译文】


  任末十四岁,学习没有固定的老师,背着书 箱不怕路途遥远,危险困阻。常常说:“人如果不学习,那么凭什么成功呢。”有时靠在林木下,编白茅为小草屋,削荆条制成笔,刻划树汁作为墨。晚上就在星月下读书,昏暗(的话)就绑麻蒿来自己照亮。看得符合心意,写在他的衣服上,来记住这件事。一同求 学的人十分喜欢他的勤学,便用干 净的衣服交换他的脏衣服。(他)不是圣人的话不看。快死时告诫说:“人喜欢学习,即使死了也好像活着;不学的人,即便是活着,只不过 是行尸走肉罢了。”


  【原文】《郑鄙人学盖》(刘基《郁离子》)


  郑之鄙人学为盖。三年而大旱,无所用,弃而为秸槔。三年而大雨,又无所用,则还为盖焉。未几,盗起,民尽戎服,鲜用盖者。欲学为兵,则老矣。越有善农者,凿田种稻,三年皆涝。人谓宜泄水种黍,弗听,而仍其旧,乃大旱连岁。计其获,则偿歉而赢焉。故曰:“旱斯具舟,热斯具裘。天下名言也!”


  【译文】


  郑国的 一个乡下人学做雨具,三年学 会了但碰上大旱,他做的雨具没有用处。他就放 弃雨具改学桔槔(打水的用具),学做了 三年却碰上大雨,又没有用处了。于是他 就回头又重做雨具。不久盗贼蜂起,人们都穿军装,(军装能挡雨)很少有使用雨具的人。他又想学制作兵器,可他老了,不行了。

  (郁离子知道此事后,说道:“人生有 很多事常不是人为可以决定的,全由老天爷说了算。不过,虽是天定的,但学习哪种技术,应是自家决定的,那个乡 下人之所以弄到这个结果,他自己是有责任的。)

  越国有 一个善于搞农业的人,垦荒造田种水稻,但是三年都遇上水灾。人们说 应排水后改种黍米,他不听从,而按原来的干,又干旱连续两年。他算了一下收获,已补偿 了以前的欠收还有赢余呢。因此说:“天旱要准备船只,天热要缝制裘皮衣。真是世间的名言啊。”


  【原文】《文天祥传》(《宋史》)


  天祥至潮阳,见弘范,左右命之拜,不拜。弘范遂以客礼见之,与俱入山,使为书招张世杰。天祥曰:“吾不能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索之固,乃书所 过零丁洋诗与之。其末有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笑而止置之。山破,军中置酒大会。弘范曰:“国亡,丞相忠孝尽矣,能改心 以事宋者事皇上,将不失为宰相也。”天祥泫然出涕,曰:“国亡不能,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况敢逃 其死而二其心乎!”


  【译文】


  文天祥被押到潮阳,见到弘范,左右押 解之人令其拜见,文天祥坚持不拜.弘范就 以宾客之礼接见了他,并与其共入山,并要求 文天祥作书与张世杰,令其投降.文天祥说:"我不能报效祖国,反而教 我让人背叛自己的国家,怎么可以这样做呢?"弘范仍 然要求他写招降书,文天祥不得已,把自己 过零丁洋时所做的诗文给了他,诗末有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看了后,就不再提及此事.后来山被攻破,弘范在 军中置酒大摆庆功会,弘范说:"你的国家已经来亡,你作为 宰相忠孝已经两全了,若能以 事宋之心事我大元皇帝,仍不失你的荣华富贵,仍然是你做宰相."文天祥潸然泪下,说:"国家灭亡而不能救,作为人臣即使死了,也不能 免除自己的罪过,怎能苟且偷生,另事他主呢?


  【原文】《子鱼论战》(《十三经注疏》《左传》)


  楚人伐宋以救郑。宋公将战。大司马固谏曰:“天之弃商久矣,君将兴之,弗可赦也已。”弗听。


  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公曰:“不可。”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陈而后击之,宋师败绩。公伤股,门官歼焉。


  国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


  子鱼曰:“君未知战。敌之人,隘而不列,天赞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犹有惧焉!且今之者,皆我敌也。虽及胡,获则取之,何有于二毛!明耻教战,求杀敌也。伤未及死,如何勿重?若爱重伤,则如勿伤;爱其二毛,则如服焉。三军以利用也,金鼓以声气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声盛致志,鼓可也。”


  【译文】


  楚国人攻打宋国(本土)来解救郑国。宋襄王准备接战。大司马(公孙)固劝戒道:“上天抛弃我们商朝(宋应该 是商王朝的后裔吧)很久了,国君想兴盛它,不可能被赦免(复兴)了啊!”(宋襄王)不听,跟楚国人在泓河作战。


  宋国部队已经部好阵,楚国部 队还没有渡过河。司马(子鱼)说:“敌众我寡,在他们还没有上岸,请(赶快)攻击他们。”宋襄王说:“不行。”(楚国部队)已经上 岸还没有部好阵,又劝告(宋襄王)。宋襄王说:“还不行。”(楚国部队)已经部好阵了然后(才开始)攻击他们,宋国部队战败,宋襄王伤了屁股(大腿),国王的亲兵(也)被歼灭了。国人都埋怨国王。宋襄王说:“君子不伤害受伤的人,不擒拿有白发的人。不凭借险要取胜。我虽是亡国者(商朝)的后代,(也)不会击 鼓进攻没有部好阵的敌人。”

  (司马)子鱼说:“您不懂得什么是打仗啊。强敌,在险地而且没有部阵,是天助我也!围堵并攻击他,有什么不可啊?本来就怕(打不赢)啊!况且现在的强敌,都是我们的敌人,虽然有老兵,抓来当俘虏,管他是 否黑发中有白发啊?教育战士什么是耻辱,为的是杀敌啊。(敌人)伤了还没有死,为什么不能再杀一刀?如果爱惜(敌人)不伤他再伤,就如同不伤(敌人)!爱日人的老兵,就如同降服(敌人)一样啊!部队是用来胜利的,鸣金击 鼓是用声音鼓舞士气的啊。能胜利的办法就用它,险要也可以啊。声势大士气就高,击鼓攻 击参差不齐的敌人才对啊。”


  【原文】《去私》(吕不韦《吕氏春秋孟春纪》)


  天无私覆也,地无私载也,日月无其私烛也,四时无私行也。行其德 而万物得遂长焉。黄帝言曰:“声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尧有子十人,不与其子而授舜;舜有子九人,不与其子而授禹。至公也。


  晋平公问于祁黄羊曰:“南阳无令,其谁可而为之?”祁黄羊对曰:“解狐可。”平公曰:“解狐非子之仇邪?”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仇也。”平公曰:“善。”遂用之。国人称善焉。居有间。,平公又问祁黄羊曰:“国无尉〔尉〕管理军事的官。 ,其谁可而为之?”对曰:“午可。”平公曰:“午非子之子邪?”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子也。”平公曰:“善。”又遂用之。国人称善焉。孔子闻之曰:“善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祁黄羊可谓公矣。”


  【译文】


  晋平公问祁黄羊说:“南阳这 个地方缺个长官,谁适合担任?”祁黄羊答道:“解狐适合(补这个缺)。”平公说:“解狐不 是你是的仇人吗?”(祁黄羊)回答说:“您问(谁)适合,不是问我的仇人是(谁)。”平公(称赞)说:“好!”就任用了解狐。都城的人(都)称赞(任命解狐)好。过了一些时候,平公又问祁黄羊说:“国家少 个掌管军事的官,谁担任合适?”(祁黄羊)答道:“祁午合适。”平公说:“祁午不是你的儿子吗?”(祁黄羊)回答说:“您问(谁)适合,不是问我的儿子是(谁)。”平公(又称赞)说:“好!”,就又任用了祁午。都城的人(又一致)称赞(任命祁午)好。孔子听到了这件事,说:“祁黄羊的话,真好啊!(他)荐举外人,不(感情用事)排除自己的仇人,荐举自家的人,不(怕嫌疑)避开自己的儿子,祁黄羊 可以称得上是大公无私了。”


  【原文】《后出师表》(诸葛亮)


  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 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 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


  【译文】


  我接受遗命以后,每天睡不安稳,吃饭不香。想到为 了征伐北方的敌人,应该先 去南方平定各郡,所以我 五月领兵渡过泸水,深入到 连草木五谷都不生长的地区作战,两天才 吃得下一天的饭。不是我 自己不爱惜自己,只不过 是想到蜀汉的王业决不能够偏安在蜀都,所以我 冒着艰难危险来奉行先帝的遗意。可是有 些发议论的人却说这样作不是上策。如今曹 贼刚刚在西方显得疲困,又竭力 在东方和孙吴作战,兵法上 说要趁敌军疲劳的时候向他进攻,现在正是进兵的时候。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Tags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网购彩票正规平台   K8彩苹果APP下载   球探网主页   彩票网赚   彩票网站哪个最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