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 只是碗 垒的有点高而已我就生气地问了 »

    恋人同 居占租房总人数44%调查显示

  时间:2011-05-21 09:51来源:未知 作者:msgao.com 点击: 124 次


  在校学 生校外租房调查 恋人同居占总人数的44

    %近日,记者随机对北京10所高校里的16个班级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72人中有34人搬出 学校提供的寝室,在外租房居住,占总人数的6%。


    34人中北京籍学生有6人。在外租 房的大学生相当一部分家境较好,照常在学校缴纳800元-1500元/年的住宿费,不少父 母并不知晓他们在校外住宿。


    尽管教育部、学校不 赞同大学生校外租房,但高校 周边的房屋租赁市场依然火爆,杭州翻译,一般地下室200元-500元/月,单间800元-1200元/月,一居室1500元/月左右,两居室2000元-2500元/月。在房价 较高的中关村附近,一个床位甚至要400元-600元/月,一居室租到了3000元/月。


    月租房 环境远不及学校宿舍


    记者以找房的名义,跟随房 主来到定福庄附近一栋家属楼,走进了 招贴广告上所谓的“学生公寓”。这是一个两居室,大间十来平方米,放着4个上下床,7张床铺已住人,屋子堆满了东西。小间里 挤了两个上下床。这样的床铺190元/月,租房者大部分是学生,也有打工者。


    在双桥 附近一栋家属楼的地下室里,一共有100多个小隔间,空气中散发着霉味。房东介绍:“现在只 剩下三四间是空的!”记者看到,整个地 下室密密麻麻全是门,地面上 甚至贴了箭头标志指路,从外面走到最里面得5分钟。空中牵 了绳晾满了衣服。几平方米的小隔间里,除了一 张硬板床以外什么都没有,280元/月的有一个小窗户,180元/月的几乎全封闭。


    与地下室相比,定福庄 一栋家属楼的六楼条件要好得多,两居室中一室里空调、电视、写字台、衣柜等都有,可是租金达到1200元/月。


    日租房 60元至160元一天


    日租房也很火。“私宅日租,豪华间每日160元,标准间120元、100元,家具配套齐全,数字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微波炉、饮水机、DVD一应俱全,免费宽带上网,24小时热水洗浴,24小时保安监控,专人保洁,月租可优惠。需提前预订!”这样的 招贴广告在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


    一位刘 姓的房主很热情地带着记者看日租房,房子所 在的珠江绿洲小区,就在中 国传媒大学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对面。原本三 室一厅的住房被分割成7个相对独立的小间,按日出租,最贵的160元/天,有阳台、落地窗;最便宜的60元/天,是没有窗户的小隔间,只能放 得下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柜。


    除了寒假以外,“日租房”的生意 基本处于火热状态,周末房间需要预订,暑假的 房间更是在放假前一个月就被抢订一空。


    诸多不 适搬出宿舍图个方便


    高校宿舍安全、干净、便利、便宜,但为何 还有学生执意要住在校外呢?记者采 访了一些在校外租房的学生。


    来自上 海的大二学生小罗,去年11月份就 和好朋友在校外合租,“宿舍生 活有太多的约束,包括学 校定点断网断电。我想拥 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在外租 房是我向父母要的20岁的生日礼物。”


    小马则 是由于和舍友相处不愉快才搬出的,“她的性格比较古怪,总是融 不进我们这个集体,矛盾挺多,搬出去 住也许对谁都好吧。”小马的同学说。


    大三的 小王也在校外住宿。他说:“实在吃 不惯学校食堂的大锅饭,在租的 房子里可以随心所欲地做饭。”


    准备考研“偏安一隅”不受干扰


    大四学 生小张独居校外,“我要考研,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学校宿 舍八个人太多了,相互之间影响比较大。我要是 想在自习室找个空位,每天得早起一小时!还不如自己租房住,专心备考。”


    据了解,为方便 听导师的专业课,不少想 考北京高校研究生的外地院校学生,也都在高校附近租房。


    实习期 间迫不得已找房住


    山东大 学大三的小范这学期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实习,最终在 中国农业大学西门的肖家河公寓安顿下来,“现在我 们四个女孩住一间屋,之前都不认识,我也是 看了墙上贴的招合租广告才过来看房的,合租人多比较安全,而且可以省不少钱!”


    小范的 同学小刘也来到北京一杂志社实习,暂时和 两个同学住进了100元/天的半地下室旅馆,“没有独立卫生间,每天我 们都要挤在一堆大老爷们儿中间洗刷,晚上又 要在污浊的空气中入睡。”


    大四学生提前成为“上班一族”


    虽然毕 业还有一个学期,可是小 林已经在奥体中心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由于学校离单位较远,她在单 位附近租了间房,“我现在 的作息时间和舍友不同,出去住 是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而且也方便自己上班。”


    “毕业租 房一般集中在六七月份,那时房价上涨得厉害,好房子不容易租到,提早行动,哪怕多 付几个月的房费也值。”正在提 前寻觅好房的大四学生小刘说。


    恋人同 居占租房总人数44%调查显示,34名在外租房的学生中,与情侣一起住的有15人,占租房总人数44%。


    大三学 生小宁和他的女友在校外租房,“我们都早已成年,要在古 代早都是孩儿他爸他妈了,应该有 选择自己生活方式和在哪儿居住的权利。”


    小方读研二,和男友 在校外租单间同居已快一年了,她说:“其实这样挺好的,感受一 下我俩能不能互相适应,现在不是流行"试婚"嘛!”


    大四学 生小吴和女朋友都在北京上学,两校离得太远,一周只能见一次面,周末就在一起过,“日租房 比周边旅馆便宜,而且可 以和她一起做饭,有家的感觉。”


    一位房 东直言不讳地说:“来我这 儿住的大多数都是学生情侣,尤其是周末,半夜都 有人打电话订房。”其他两 位房东也肯定了这种说法,并称还 有专门针对大学生情侣的“钟点房”,每小时10元至20元不等,也可以选择包段收费,11时-19时则为50元至70元。


    不正规 出租存在诸多隐患


    据了解,很多大学生为了省钱,租房时 不通过正规房屋中介公司,都是同 学介绍或者按小广告留下的线索找寻。日租房 更没有正规手续,一般都 是房东在网上发布信息或者在校园张贴广告,学生打电话给房东,两方见 面选好房谈妥价格后即可入住,学生不 需要出示任何证件,更不需要登记注册。由于租住人员较多,同一把 钥匙就会在不同的人手中辗转,安全、卫生等 问题无人能保障。记者发现,相当一 部分日租房里的床单、被套及 枕套上都有明显的污渍、油渍,很显然长期没有更换。


    还有的学生同居数月,家长尚不知道。也有的 家长知道后大发雷霆,关系极其紧张。


  在校学 生校外租房调查 恋人同居占总人数的44

    %近日,记者随机对北京10所高校里的16个班级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72人中有34人搬出 学校提供的寝室,在外租房居住,占总人数的6%。


    34人中北京籍学生有6人。在外租 房的大学生相当一部分家境较好,照常在学校缴纳800元-1500元/年的住宿费,不少父 母并不知晓他们在校外住宿。


    尽管教育部、学校不 赞同大学生校外租房,但高校 周边的房屋租赁市场依然火爆,一般地下室200元-500元/月,单间800元-1200元/月,一居室1500元/月左右,两居室2000元-2500元/月。在房价 较高的中关村附近,一个床位甚至要400元-600元/月,一居室租到了3000元/月。


    月租房 环境远不及学校宿舍


    记者以找房的名义,跟随房 主来到定福庄附近一栋家属楼,走进了 招贴广告上所谓的“学生公寓”。这是一个两居室,大间十来平方米,放着4个上下床,7张床铺已住人,屋子堆满了东西。小间里 挤了两个上下床。这样的床铺190元/月,租房者大部分是学生,也有打工者。


    在双桥 附近一栋家属楼的地下室里,一共有100多个小隔间,空气中散发着霉味。房东介绍:“现在只 剩下三四间是空的!”记者看到,整个地 下室密密麻麻全是门,地面上 甚至贴了箭头标志指路,从外面走到最里面得5分钟。空中牵 了绳晾满了衣服。几平方米的小隔间里,除了一 张硬板床以外什么都没有,280元/月的有一个小窗户,180元/月的几乎全封闭。


    与地下室相比,定福庄 一栋家属楼的六楼条件要好得多,两居室中一室里空调、电视、写字台、衣柜等都有,可是租金达到1200元/月。


    日租房 60元至160元一天


    日租房也很火。“私宅日租,豪华间每日160元,标准间120元、100元,家具配套齐全,数字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微波炉、饮水机、DVD一应俱全,免费宽带上网,24小时热水洗浴,24小时保安监控,专人保洁,月租可优惠。需提前预订!”这样的 招贴广告在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


    一位刘 姓的房主很热情地带着记者看日租房,房子所 在的珠江绿洲小区,就在中 国传媒大学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对面。原本三 室一厅的住房被分割成7个相对独立的小间,按日出租,最贵的160元/天,有阳台、落地窗;最便宜的60元/天,是没有窗户的小隔间,只能放 得下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柜。


    除了寒假以外,“日租房”的生意 基本处于火热状态,周末房间需要预订,暑假的 房间更是在放假前一个月就被抢订一空。


    诸多不 适搬出宿舍图个方便


    高校宿舍安全、干净、便利、便宜,但为何 还有学生执意要住在校外呢?记者采 访了一些在校外租房的学生。


    来自上 海的大二学生小罗,去年11月份就 和好朋友在校外合租,“宿舍生 活有太多的约束,包括学 校定点断网断电。我想拥 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在外租 房是我向父母要的20岁的生日礼物。”


    小马则 是由于和舍友相处不愉快才搬出的,“她的性格比较古怪,总是融 不进我们这个集体,矛盾挺多,搬出去 住也许对谁都好吧。”小马的同学说。


    大三的 小王也在校外住宿。他说:“实在吃 不惯学校食堂的大锅饭,在租的 房子里可以随心所欲地做饭。”


    准备考研“偏安一隅”不受干扰


    大四学 生小张独居校外,“我要考研,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学校宿 舍八个人太多了,相互之间影响比较大。我要是 想在自习室找个空位,每天得早起一小时!还不如自己租房住,专心备考。”


    据了解,为方便 听导师的专业课,不少想 考北京高校研究生的外地院校学生,也都在高校附近租房。


    实习期 间迫不得已找房住


    山东大 学大三的小范这学期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实习,最终在 中国农业大学西门的肖家河公寓安顿下来,“现在我 们四个女孩住一间屋,之前都不认识,我也是 看了墙上贴的招合租广告才过来看房的,合租人多比较安全,杭州翻译公司,而且可以省不少钱!”


    小范的 同学小刘也来到北京一杂志社实习,暂时和 两个同学住进了100元/天的半地下室旅馆,“没有独立卫生间,每天我 们都要挤在一堆大老爷们儿中间洗刷,晚上又 要在污浊的空气中入睡。”


    大四学生提前成为“上班一族”


    虽然毕 业还有一个学期,可是小 林已经在奥体中心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由于学校离单位较远,她在单 位附近租了间房,“我现在 的作息时间和舍友不同,出去住 是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而且也方便自己上班。”


    “毕业租 房一般集中在六七月份,那时房价上涨得厉害,好房子不容易租到,提早行动,哪怕多 付几个月的房费也值。”正在提 前寻觅好房的大四学生小刘说。


    恋人同 居占租房总人数44%调查显示,34名在外租房的学生中,与情侣一起住的有15人,占租房总人数44%。


    大三学 生小宁和他的女友在校外租房,“我们都早已成年,要在古 代早都是孩儿他爸他妈了,应该有 选择自己生活方式和在哪儿居住的权利。”


    小方读研二,和男友 在校外租单间同居已快一年了,她说:“其实这样挺好的,感受一 下我俩能不能互相适应,现在不是流行"试婚"嘛!”


    大四学 生小吴和女朋友都在北京上学,两校离得太远,一周只能见一次面,周末就在一起过,“日租房 比周边旅馆便宜,而且可 以和她一起做饭,有家的感觉。”


    一位房 东直言不讳地说:“来我这 儿住的大多数都是学生情侣,尤其是周末,半夜都 有人打电话订房。”其他两 位房东也肯定了这种说法,并称还 有专门针对大学生情侣的“钟点房”,每小时10元至20元不等,也可以选择包段收费,11时-19时则为50元至70元。


    不正规 出租存在诸多隐患


    据了解,很多大学生为了省钱,租房时 不通过正规房屋中介公司,都是同 学介绍或者按小广告留下的线索找寻。日租房 更没有正规手续,一般都 是房东在网上发布信息或者在校园张贴广告,学生打电话给房东,两方见 面选好房谈妥价格后即可入住,学生不 需要出示任何证件,更不需要登记注册。由于租住人员较多,同一把 钥匙就会在不同的人手中辗转,安全、卫生等 问题无人能保障。记者发现,相当一 部分日租房里的床单、被套及 枕套上都有明显的污渍、油渍,很显然长期没有更换。


    还有的学生同居数月,家长尚不知道。也有的 家长知道后大发雷霆,关系极其紧张。在校学 生校外租房调查 恋人同居占总人数的44

    %近日,记者随机对北京10所高校里的16个班级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572人中有34人搬出 学校提供的寝室,在外租房居住,占总人数的6%。


    34人中北京籍学生有6人。在外租 房的大学生相当一部分家境较好,照常在学校缴纳800元-1500元/年的住宿费,不少父 母并不知晓他们在校外住宿。


    尽管教育部、学校不 赞同大学生校外租房,但高校 周边的房屋租赁市场依然火爆,一般地下室200元-500元/月,单间800元-1200元/月,一居室1500元/月左右,两居室2000元-2500元/月。在房价 较高的中关村附近,一个床位甚至要400元-600元/月,一居室租到了3000元/月。


    月租房 环境远不及学校宿舍


    记者以找房的名义,跟随房 主来到定福庄附近一栋家属楼,走进了 招贴广告上所谓的“学生公寓”。这是一个两居室,大间十来平方米,放着4个上下床,7张床铺已住人,屋子堆满了东西。小间里 挤了两个上下床。这样的床铺190元/月,租房者大部分是学生,也有打工者。


    在双桥 附近一栋家属楼的地下室里,一共有100多个小隔间,空气中散发着霉味。房东介绍:“现在只 剩下三四间是空的!”记者看到,整个地 下室密密麻麻全是门,地面上 甚至贴了箭头标志指路,从外面走到最里面得5分钟。空中牵 了绳晾满了衣服。几平方米的小隔间里,除了一 张硬板床以外什么都没有,280元/月的有一个小窗户,180元/月的几乎全封闭。


    与地下室相比,定福庄 一栋家属楼的六楼条件要好得多,两居室中一室里空调、电视、写字台、衣柜等都有,可是租金达到1200元/月。


    日租房 60元至160元一天


    日租房也很火。“私宅日租,豪华间每日160元,标准间120元、100元,家具配套齐全,数字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微波炉、饮水机、DVD一应俱全,免费宽带上网,24小时热水洗浴,24小时保安监控,专人保洁,月租可优惠。需提前预订!”这样的 招贴广告在大学校园里到处都是。


    一位刘 姓的房主很热情地带着记者看日租房,房子所 在的珠江绿洲小区,就在中 国传媒大学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对面。原本三 室一厅的住房被分割成7个相对独立的小间,按日出租,最贵的160元/天,有阳台、落地窗;最便宜的60元/天,是没有窗户的小隔间,只能放 得下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柜。


    除了寒假以外,“日租房”的生意 基本处于火热状态,周末房间需要预订,暑假的 房间更是在放假前一个月就被抢订一空。


    诸多不 适搬出宿舍图个方便


    高校宿舍安全、干净、便利、便宜,但为何 还有学生执意要住在校外呢?记者采 访了一些在校外租房的学生。


    来自上 海的大二学生小罗,去年11月份就 和好朋友在校外合租,“宿舍生 活有太多的约束,包括学 校定点断网断电。我想拥 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在外租 房是我向父母要的20岁的生日礼物。”


    小马则 是由于和舍友相处不愉快才搬出的,“她的性格比较古怪,总是融 不进我们这个集体,矛盾挺多,搬出去 住也许对谁都好吧。”小马的同学说。


    大三的 小王也在校外住宿。他说:“实在吃 不惯学校食堂的大锅饭,在租的 房子里可以随心所欲地做饭。”


    准备考研“偏安一隅”不受干扰


    大四学 生小张独居校外,“我要考研,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学校宿 舍八个人太多了,相互之间影响比较大。我要是 想在自习室找个空位,每天得早起一小时!还不如自己租房住,专心备考。”


    据了解,为方便 听导师的专业课,不少想 考北京高校研究生的外地院校学生,也都在高校附近租房。


    实习期 间迫不得已找房住


    山东大 学大三的小范这学期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实习,最终在 中国农业大学西门的肖家河公寓安顿下来,“现在我 们四个女孩住一间屋,之前都不认识,我也是 看了墙上贴的招合租广告才过来看房的,合租人多比较安全,而且可以省不少钱!”


    小范的 同学小刘也来到北京一杂志社实习,暂时和 两个同学住进了100元/天的半地下室旅馆,“没有独立卫生间,每天我 们都要挤在一堆大老爷们儿中间洗刷,晚上又 要在污浊的空气中入睡。”


    大四学生提前成为“上班一族”


    虽然毕 业还有一个学期,可是小 林已经在奥体中心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由于学校离单位较远,她在单 位附近租了间房,“我现在 的作息时间和舍友不同,出去住 是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而且也方便自己上班。”


    “毕业租 房一般集中在六七月份,那时房价上涨得厉害,好房子不容易租到,提早行动,哪怕多 付几个月的房费也值。”正在提 前寻觅好房的大四学生小刘说。


    恋人同 居占租房总人数44%调查显示,34名在外租房的学生中,与情侣一起住的有15人,占租房总人数44%。


    大三学 生小宁和他的女友在校外租房,“我们都早已成年,要在古 代早都是孩儿他爸他妈了,应该有 选择自己生活方式和在哪儿居住的权利。”


    小方读研二,和男友 在校外租单间同居已快一年了,她说:“其实这样挺好的,感受一 下我俩能不能互相适应,现在不是流行"试婚"嘛!”


    大四学 生小吴和女朋友都在北京上学,两校离得太远,一周只能见一次面,周末就在一起过,“日租房 比周边旅馆便宜,而且可 以和她一起做饭,有家的感觉。”


    一位房 东直言不讳地说:“来我这 儿住的大多数都是学生情侣,尤其是周末,半夜都 有人打电话订房。”其他两 位房东也肯定了这种说法,并称还 有专门针对大学生情侣的“钟点房”,每小时10元至20元不等,也可以选择包段收费,11时-19时则为50元至70元。


    不正规 出租存在诸多隐患


    据了解,很多大学生为了省钱,租房时 不通过正规房屋中介公司,都是同 学介绍或者按小广告留下的线索找寻。日租房 更没有正规手续,一般都 是房东在网上发布信息或者在校园张贴广告,学生打电话给房东,两方见 面选好房谈妥价格后即可入住,学生不 需要出示任何证件,更不需要登记注册。由于租住人员较多,同一把 钥匙就会在不同的人手中辗转,安全、卫生等 问题无人能保障。记者发现,相当一 部分日租房里的床单、被套及 枕套上都有明显的污渍、油渍,很显然长期没有更换。


    还有的学生同居数月,家长尚不知道。也有的 家长知道后大发雷霆,关系极其紧张。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Tags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北京pk赛车官网址   爱波网   滴滴彩票   河南彩票   七月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