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 把别人都当成了傻子有点不 敢相信自己的果断....回到车间 »

我们五 人几乎每星期至少与别班打不下于3次的全场

  9


  由于性情个性的关系,虽然开学近两个多月,但班上 大部分的人我还是叫不上名来。平时一 起玩的也就我们班篮球队那么几个而已,班长老敖,马飞,老健,阿力。


  说兄弟,话篮球 ,篮球场上论兄弟!


  老敖,大号鳌拜,曲靖人士,在版纳 学院的篮球场上,他绝对 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身高一米七几的他,不仅能冲抢篮板球,手感如果打热了,中投也是不可小觑的,那霸气 的投篮身姿在全学院也是独一无二的,在场上 他随时都是一副扣篮的姿态,不知道 的还以为他时刻准备着暴扣呢。另外,他也是一名犹如“传奇”的“走步大仙”,一节可以走步十来次,简直是 不可言喻的一朵奇葩。我暗地 里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涕泪交加。


  马飞,版纳本地人,其身上 怀着一股本地人的恶习,一眼就看出绝非“善类”,他那一 副自视大哥的熊样,切实让人受不了,无缘无 故的总会和他较上劲,不过话虽如此,人还是挺讲义气的,这点值 得给予表扬称赞。他打球 的招牌动作就是:三分线进来一步,然后两 个大步接着跳投,可惜的是命中太低了,而他却 任旧乐此不疲一如既往的耍着这一招。队友都说:“在打球的时候,他最信任我”,这点我有点感觉,老健曾对我说:“这狗日的,打球时 就只看见你一个,我们他球都不传给”,他总说我是“山头古惑仔”,一身匪气,从这点 上可以说我俩也算存在着些许的志同道合!


  老健,他长着 一张善于欺骗别人的脸,外表貌 似正儿八经的老实人,其实内 心与行为比谁都不老实,可谓:“道貌岸然,人不可貌相",他金口不开则已,一开比"叫兽"都他娘的能叫,他的语 风与理念我甚是欣赏,用文字 相互调侃是我俩交流中不可或缺的小情趣。他是与 我一起打球最多的人,球似乎 是缔结我们情谊之根源,我们打了很多场球,但几乎 很少见他投中投,他拿到 球就一个劲的往篮板底下突,对全队而言,他是助攻最好的人。


  阿力,外表看着也老实,但也是 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据他说 他乃大理地道的彝族,不知是他汉语没学好,还是有发音障碍,与他说 话感觉比与老挝的留学生交谈还费力。与他打了两年的球,不见他有丝毫的进步,连带球都不怎么顺畅,而他也 一如既往的不思进取,不禁让我多次感叹:“朽木不可雕也”。起初我 训话他还叫嚣着有所反驳,直到有一次斗牛,我连续给他9个大火锅后,他才安静下来。他有一个爱好,特喜欢 从一个女生的言行举止,“宣判”人家女生是不是处.女,见一个他判一个,那精神 切实让我等拜服万分,于是老 健与我戏称他为:“马半仙”,还特地给他颁了个“验处专业户”的奖状。


  由于年 轻力壮精力旺盛,我们五 人几乎每星期至少与别班打不下于3次的全场,而我也 渐渐爱上了篮球,它能让我得到成就感,体验怎 样做一个团队核心,进球那 瞬间以及赢球的喜悦,只有懂 篮球的人才能感同身受。如果实在没班奉陪,我们就约起来打3人组,纯当练兵。我打球很带有情绪,我能突破、能投篮,当队友 表现得一如既往的好,我传球助攻很多,从不私心,如果队友不给力,多次进攻投篮都不进,我就执 意的开启个人模式,成为一 个成个人英雄主义的“独狼”,以至于,就算输球了,我的得分还是最高。日复一日,挥汗篮 球场似乎已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10.


  虽然我把社团抛弃了,但社团没把我抛弃,系上一 有节目他们就把我"揪"出来了,虽然我 觉得进入这个组织就是一个错,但已不 能回头只能一直错下去。我们话 剧部接了一个关于“禁艾”的小品,我扮演一个教授,由于记不住台词,于是我 突发奇想的准备了“教案”,照着本子读。演完后,效果不怎么好,但也领了个奖,据说有 一百多块的奖金,我特意为了那比"酒钱"上台领奖,可下来打开红包一看,“妈个逼的,竟然什么都没有”,文艺部 部长老生常谈的说:“很显然,奖金已 经被系主任抽了”,我说:“操他妈的,卖力不讨好的活,下次老子在也不干了”,然后,闷闷不 乐的约寝室的几个兄弟去校门口喝酒。


  过了几天,我们寝 室几兄弟在白象湖边喝酒吃烧烤,喝酒的时候,我觉得怪怪的,眼皮直跳,心拔凉拔凉的,于是喝了个大醉,次日傍晚,去网吧上网,我姐说:“你知道 昨日下午你家茶厂起火的事情吗?还好家人没事”,一阵悬谈后,我立刻给我妈打电话,妈妈一直在安慰我,她说爷 爷奶奶都吓呆了。情况确认后,我打了个冷颤,顿时犹 如处身于喜马拉雅之巅,并且头 上还顶着块冰块,从头凉到脚,全身顿时凉透了。我呆坐在篮球场,感觉一 切都那么的苍白无力,意识里 不断地呈现出爷爷奶奶哭得声嘶力竭欲哭无泪的表情,总有千种苦楚,不知与何人说?虽然我 家只是十四五万的小厂,但那是老爸20年来的事业,一天之 内一场大火毁于一旦,那心情谁能知晓。


  那个夜晚,在种种的胡思乱想里,我很懦弱的湿了眼眶,之后的夜,杭州翻译,我都会 梦见厂房的一片废墟,每次都从梦中惊醒。那段日子,真的很害怕睡着,很害怕做梦。每次打 电话与奶奶通话,她都会啜泣一番,这让我 异常的心痛不已。


  11


  时间能磨灭悲伤,这是我 从不容置疑的哲理,


  由于没有女朋友,晚上的 时间一直空闲着,这么没 什么着落的漂着,也不是事,于是我 与大强开始有打工的打算,我们顶 着烈日在景洪市区的告示栏不停的徘徊,步足于 各类娱乐场所之中,由于经验尚浅,掉进了 中介公司的陷阱,他们倒 是帮我们在景洪有名的夜总会《辉煌都畅》找到了工作,可这工 作其实根本就用不着他们也可以得到,还白白花了我150多块,那叫一个心疼啊。了解了 辉煌都畅的环境后,我不禁感到心惊,这里三 天两头的打架斗殴,经常飙血舞池,更受不了的是:这"服务员"不叫服务员,美其名曰:“少爷”,听后,总有一种卖身的感觉。种种恶迹,令我汗颜万分,于是在签约的时候,面对这苦海无涯,杭州翻译公司,为了不 把自己陷入那趟浑水,我毅然 选择了回头是岸。而第一 次打工的想法也终于告一段落,我觉得 还是校园里的好吃好在更适合我。


  秋末深夜,凌晨时分,酒意浓浓,想到种种事件,幼小的 心灵着实的不平衡,于是带着满腔悲情,赋诗一首,以此来发泄情感。


  酒后自感


  ――张剑辉


  曾经公斤难得醉,今宵两口醉我心。悲惨遭遇已飞逝, 我还独自饮其中。好人无得天庇佑,“坏"人荣华富贵来。昨日起誓做坏人,可奈本性无恶根。自问前程何处是?白象湖畔无人知。世人已无雷峰样,尔虞我诈还需修。茅芦小牛试刀刃,自残自贱无人津。得逍遥时且逍遥,莫待鬓白自叹息。年少轻狂谁无过,难事成就有心人。我欲随时而飞去,看明朝亮剑争辉。


  12


  有人曾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 的地方就有纷争”,或许是日久见人心吧,时间长了,人的习惯以及本性就“暴露”无疑,寝室兄 弟几个开始出现矛盾,出现越 来越多的明说暗骂,整天身 处在这样的气氛中,让我纠结痛心,自大飞搬离了寝室后,我也心猿意马,有换寝室的想法,毕竟这 么下去真的让人受不了。于是我离开516寝室,搬到了512寝室。接着,小春也搬出了516.


  512寝室是六人间,但只住着2个人,我们班的老邓,以及大二泰语班的“妖哥”,妖哥叫 什么名字我至今也不清楚,而“妖哥”是我对他的“尊称”,由于形貌特异,他也算我们学院“一代神人”,他飘逸的长发,差不多 可以和刘欢的媲美,皮肤白 皙得让女生的看了都嫉妒,一般人 根本看不出他是男人,连我也不例外,在开学的时候,我就对同学发牢骚:“这女的 怎么总往男生宿舍跑啊?”,关于他的性别,我还特 意与兄弟几个打过赌,结果是我输了,因为我 一直坚信他是个女的,直到有 一次看到他撒尿,我才恍然觉悟。他一年四季,都身穿 一条淡蓝色半截休闲裤,一件大号外衣,和一双拖鞋。可唯一不足的是,他长着女人样,却有着男人的嗓音,这让他 做人妖的潜质大打折扣,于是乎,我尊称他为“妖哥”。


  没搬过去的时候,我就向老邓了解到,他俩很少说话,也就老邓刚来的时候,说了几句而已,搬去的时候,我还不怎么信,因为妖哥也算欢迎,也会与我侃侃而谈,记得刚 过去那天睡午觉,我睡过头了,他还趴 在我的床边叫我,由于当是猛然醒来,还没什么意识,而眼一睁开就是他,顿时吓 得我魂飞魄散六神无主,心跳超过了120,那惊恐的程度,跑到教 室都没回过神来。可几天 以后的日子就不同了,他仿佛变成了个哑巴,跟他说话他装听不见,慢慢的我也识趣了,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有时严 重到一个月不说一句话,感觉彼此都是透明人。


  13


  涤荡青春,满腔热血,由于不甘寂寞,对那个“菲”的女孩 任旧还念念不忘,于是在网上,又开始与她聊了起来,重整旗 鼓决定东山再起,再一次 枕戈待旦的向她发起糖衣炮弹的攻击,可攻了几天,她都没有丝毫反应,甚至据我以千里之外,以事态 的前后我总结了一番,顿觉得没戏,又放弃了。


  那一夜,秋风萧瑟,狂饮于白象湖畔。夜深人静,带着醉意深情的写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众里寻你千百度,蓦然回首,你却任对我不屑一顾.一直以来,感觉都 是我生命持续的理由.-很小的时候 ,总是望 着天空憧憬着自己快快长大,然后去 追求自己渴望的明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可随时光的流逝,开始发现:今天并 不是昨天想要的明天.梦想似 乎成了一种奢侈的想法.-心灵因时间的洗涤,已不在纯真,梦想因现实的强,暴,已失去贞操.我不知 还有什么去值得珍惜.真的不明白,遇见你是幸福的预兆,还是痛苦的开始.然而,我真的 无法控制那种思念的感觉,每当看 到你就想把她拥入怀中,一辈子,不放手.-我不知道,你那犹 如幸福源泉的微笑,是解脱痛苦的解药.还是害人的胭脂汤.我无法 忘记你微笑时那种如沐春风春暖花开的感觉。有时我真的想放手,但理智 却一次次被激情溺死,那种油然而生的冲动,已冲破了情感的防线,占据那 不堪寂寞的心灵.我想说,我爱你,真的爱你 ”。


  圣诞节那天,顶着烈 日成双成对的为数不少,有一种 全城热恋的错觉。街上也好,校园也罢,披着美 丽外衣的苹果从不同角度的冲击着眼球。5角钱一 个的苹果猛然翻了10倍,还真他 妈披了件衣服就不把自己当那回事了。与朋友在街上闲逛,有意无 意也随波逐流的花了5大块人 民币买了个大苹果,我把它 摆在寝室的窗台上,上看下看左思右想,要把它送个谁呢?是那个“菲”呢?还是那个谁谁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谁都不合适。于是,一气之下,一嘴把它给啃了。感觉还挺好吃的,比送给别人强多了。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Tags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高频彩app   k8彩票聊天室   爱彩票   中彩网   天成彩票官方网站